台湾完了,香港完了吗?

2019-2-22 17:41:13      点击:
  不少大陆人说,日本不行了,香港不行了,台湾不行了。那是这些大陆人走的地方还不够多,看的世界太不够广。  
香港每任特首上任之初,都会对香港市民做一个承诺,“我会做好这份工”。风风雨雨几年走来,功过自有评说,但对自己的这份“工”,从特首到平民,从富商到打工仔,每一个香港人都在用心做,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推诿塞责,有的只是尽到一份责任,做好一份工。 月初,笔者曾为住宅搬迁找过搬家公司,从家具装箱、杂物打包到搬运到新住址组合整齐,4、5名工人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。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,效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,错愕之中问询工人一天要搬几家,回答是超过十家!
  香港人常说,依照内地目前的发展速度,要不了多少年,上海就会取代香港的国际大都市地位,成为远东金融中心。这样的赞美让人飘飘然信以为真,配合年年飙升的GDP、税收,伴随着城市日新月异的建设,更是难免自信满满至无以复加。可静下心来到社会最基层看一看,我们每个人真的有媒体赞誉的那么勤勉吗?还是更多地夹杂在人群中随波逐流,把时光消耗在空闲时间的网络“偷菜”,用集体的成功来麻痹迟缓的自己?
  中国人喜欢说“混饭吃”,从客套说成了玩笑,从随意说成了必然。既然古人都讲“难得糊涂”,何必那么较真,何必让一个“混饭吃”的工作让自己太辛苦。一个“混”字,可以让人平稳度过一生,从青年到中年,从中年到老年,回首一句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,足以概括心中似有若无的怅然若失。就是在这样的生活里,草原上的老马面对低头修路的许三多,似警醒似呓语:“别再混日子了,小心日子把你们给混了!”
  无意将香港和内地做微观上的比较,但一些心态上的不同却最令人唏嘘感慨。找到一份工,做好一份工,从中环写字楼里西服笔挺的高级白领,到炎炎夏日街头赤膊劳作的搬运工人,香港人对工作的态度其实就是这么简单。这份工,不仅仅是赚取生活费用的一个渠道,更是自己能力的一种证明,是成人以后要肩负的责任。做好这分工是本分,做不好则可能失去所依赖的一切。
  人人都说香港人精明,但在对待工作的态度上,行色匆匆的香港人却更像黄土地上埋头耕耘的老农,只做不说,只低头前行不骄傲意满。工作就是工作,不包含那么多人情世故尔虞我诈,没有明规则潜规则种种羁绊。凭着这份平和甚至是“漠视”的心态,香港人踏实前行,虽然速度上不比内地占优,但胜在持久有耐力,胜在稳重有担当
  看香港的城市发展,高楼大厦霓虹变幻其实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,微笑示人的公务员,勤勉负责的工人,专业高效的救护队,街头巷尾小小铺面里的打工仔,每一个人做好每一份工,其实才是这座城市发展最坚实的力量。
 说起台湾,大家都看到台湾蓝绿恶斗,民进党去中国化,经济停滞不前,收入十多年不长,于是我们就认为台湾真的不不行了,但是真的到台湾一看才知道,现实并不是我们想向的。
日本很好,否则不会成为中国人海外旅游最受欢迎的国家;香港依然不错,一个高效廉洁守法民主的现代都市样本。
 台湾呢?宝岛台湾,不是白说的。
 那天中午在北京朝阳们和一位部委的朋友吃饭。他刚从台湾回来,送别了罹患癌症多年的舅舅。
 当年,他舅舅在美国得了癌症,可是美国医生始终治不好,总是化疗,结果适得其反,加速了癌症进展。
      
怎么办?
      
2016年3月,舅舅说,去台湾。这位部委朋友从大陆过去,陪床。
      
首先他们去了荣民总医院,台湾最好的医院之一。看完病,医生立刻收治舅舅住院。并没有要钱。住进去,医生是和蔼的,护士是体贴的,那种护理和客气,远远超过了北京人的想象力。
      
北京人是见过世面的,可就是没见识过台湾医生和护士的和蔼和客气。这位部委朋友感慨得一道一道的。
   
台湾,人与人的温度,永远在体温之上。
两周后,直到要出院,人家才来结账。(如果病人跑了呢?或者死活不付账呢?)
      
住院期间,病人家属问,要不给舅舅打点营养药吧,静脉滴注什么的。这个要求,通过护士转达给医生,医生客气的说:这样不好,病人本来肾脏就快衰竭了,不要打营养药,他受不了。
      
如果在大陆的某些医院,那就不好说了。病人要营养药?那就给吧。要多少给多少,多多益善,病人需要,花钱就行。干嘛要拒绝富有的病人的要求呢?
      
荣民医院也看不好,舅舅转到另一家专业癌症治疗中心。
      
刚进去,一位美丽的女士出现,问是否需要临终关怀服务。“病人衰弱如此,还是需要有人聊聊天的,可以吗?”
   
北京家属们当场怒了,这时候了,你还想赚钱!
      
这位女士微微一笑:我们的服务,不用钱。我们真的只是想关怀病人,陪他走完人生最后旅程,只是我们医院的标准服务,是慈善服务。
    
是啊,我们大陆人太防着彼此了。从三反五反,到文革,到改革开放后的各种诈骗,中国大陆,缺乏人与人的基本信任。      
终于,这位舅舅故去了。家属大批从大陆赶去台湾吊唁。医院问,你们要什么服务,是佛教人士吗,是道教人士吗,我们都可以配合。用什么法器,做什么道场,可以。
   
家属结账了,有点不解,问医生,药品和住院似乎不贵啊,好几周,才2万元多元?
      
儿科主任(和这位癌症病人是故旧)说,我们确实不会收昂贵的药品和诊疗服务,我们有停车场,有收费;有楼下的大食堂,可以收费,还有其他物业收入。医院,本身没什么利润。
      
不可理解。
 
更不可理解的,是买地瓜。
 
一位家属去医院门口买烤地瓜。很便宜。前面有位女士也在买,是台湾当地人。这位女士对买地瓜的人说:“先生,你的地瓜很好吃,我先生很喜欢。他说,什么也吃不下,就是能吃几口地瓜了。也许他活不了太久,他让我把一些吃的,转送给你,反正他也吃不了。”     
这位家属看到,卖地瓜的人,和这位女士,两人眼中都在流泪。家属心中一惊:这不会是两个人设局要欺骗我什么吧?   
大陆人本能都会这么想。
不是。两人客气了一番,女士走了,卖地瓜的人留下礼物,擦拭眼泪,继续带着微笑问这位家属:您要几个地瓜?
大陆的这位家属,呆了。


你以为香港、台湾完了吗?那是你了解方还不够多,看到的世界太不够广。
你以为人均10万美金的GDP就是赢家吗?
你以为十几万元/平米的房地产就是赢家吗?
你以为漂亮的市政建设就是赢家吗?
      
你以为人家衰落了吗?不是,香港、台湾、日本人那种素质是多少年的积累,她的路,还长着呢。